Adv

Sunday, February 19, 2017

小幸运在香港

我真忘了这景色是第几回看。


上飞机前,我想选择靠窗的位置,但是没有选择。旅途一直是我逃避的唯一途径,也是我自我对话的其中一个方式。夏天,每一次出访香港都是夏天。第一次的快乐,第二次的伤感,第三次的无奈和这一次的不安心。我喜欢维多利亚港的灯饰,能够静静地看着对岸楼光是一种安静。

前天的提心吊胆绝对是自我肯定一道挫败,当我流着汗水找未来,竟发现茫茫。毕业前,我觉得人生只是一个年份的数字,却慢慢领悟是一天天的难题。昨天的半罐啤酒下肠,没想到会有晕眩,一种徘徊在清醒又模糊的意识,好像是人生第一次。那模糊的感觉涌上心头后变成工作的压力。当想起工作无奈,眼角貌似承载不了泪水。我很努力的压抑着,但还是让其中的几颗落下。不能驾驭的原来在醉是最清楚,外头的灯光璀璨,我觉得好无力。无力的不是无奈,是一种不能控制的落寞。我想大家都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去打理吧!

飞机起飞,我向这城市告别。多次回来,多次再带走奇怪的感受。上上次,我认识了《曼谷玛利亚》,有不再归来的决定,那个晚上我觉得这香港孤独。一年后却反悔。这一次的回去是第二次反悔。别问为什么我喜欢这里,我已经回答不出了。我以为在那个叮叮车能找到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相遇, 但是我到站依旧没有看见人。有人总说人就是孤独的,那么这个繁华的都市就是收留我孤独的心情的熔炉。我悄悄将所有的东西都寄放在里头。抱歉不再取回。

荧幕上我选播爱情小品。典型的剧本和铺张,后来我竟感动成泪人。我知道的,所有的压力其实都被释放了。隔壁老先生一直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一直将所有的泪水擦干。我知道我可以继续努力。所有的一切只是过程,我自己告诉自己。不管路途多么的累人就是一个过程。

繁华的角落,我录下交通灯。我想记得这一刻,记得那些涌上心头的心事,当然或许他知道,但是我当作他什么都不知道。


万家灯火如此形容。












Sunday, February 5, 2017

多想发呆




人生要走过多少回偏离才发现全都是一种生活的品质。

随波逐流或逆流而上;勇往直前或停滞不前是一种年轻的选择,以为放了一个目标跑向前就是一个成功。跑道上,大家总是有相同的目标,所以才出现了长江后浪推前浪这句。我曾以为我不一样,谁知道其实大家都一样,只是能任性的时间和阔度不一样吧!每天的追逐后来貌似迷路了。

我总爱穿着拖鞋出门,尤其是夏天配上短裤,我喜欢这样的自在。谁知道,那双拖鞋走出很多故事。我想很久,终于动手写出来,就怕几年后我会忘掉好多微小地细节。走破的那双拖鞋,有些我记得模样,尤其在它让我失去平衡跌倒在爬起来再狼狈的寻找他的踪影时,我在心里说的,烂鞋。但是我依然穿着人字拖出走。这些还在记忆力的,我都愿意说。

至今还在脑中盘踞的就是发呆。

发呆,丽江的等号。在木府后边的餐馆都会挂上发呆免费的牌子。这样的故事来源,我曾在中国报的丽江游记这样记录:

“以前有一个外国人来记者到丽江,留意当地人的生活作息他发现这里的人每天都坐在小凳子上晒太阳,早午晚除用餐外就是如此的坐着。多天后,他忍不住去问当地人,为什么你们那么懒散,你看我们国人因为努力认真的做工,国家现在已是世界强国了。老人笑笑的回答:在丽江,我们晒着太阳也是一种生活啊!回国后,该记者在杂志写道:请别打扰丽江所有正在晒太阳的哲学家或生活家。所以,丽江大部分餐馆和咖啡厅都提倡发呆是免费的态度。”

抵达丽江是一个雨季。细雨纷飞好久,我记得是那个窄小走道有家饭馆卖的淡水鱼只要马币10元,水果任吃。雨水不停的季节,吃块西瓜觉得肚子里都是凉凉的快意。雨似乎在我造访时不曾停,两旁的沟渠,水不停流,我能看见里面的水草在摆动。离开前,我们在一小店点个菌类配蒜抄一碟,8月份绝对是品菌的季节。鹿茸灵芝,却是我吃不起的遗憾。

大研古城是一个热闹的地方。一个早晨,我们特地起个早,在无人的空城逛。安静地,不拥挤的她是如此温柔。而那个傍晚,夕阳将全城染成橙色,我在房里写下了表示旅途结束的明信片,后来能收到的并不是全部。

离开丽江的几个月后,我才明白发呆是种多么珍贵的人生态度。我们需要的时间在大城市里显得多么的贫乏,能够静下来的空间更是少的可怜,还是只要心静下来才是所有道理的开始?


酒吧一条街,黄昏已坐满人。


睡衣松松的丽江如此温柔





Sunday, July 31, 2016

甲米自得



一天后,我离开合艾,坐上面包车往甲米去。

好多年前看过一本书。里面的其中一章节就是介绍从马来西亚搭火车来到甲米。后来的多年,我跟着书本这样做,却在路过稻草田时睡着。那个清晨,我想起你。

炎热的午后,我们和印尼来的夫妇下了车,然后他们继续往岛去。因为提早一天抵挡又未预订酒店的我们只能徒步去寻找其他的旅馆。安定下来再预订第二天的出岛。年轻的时候应该都喜欢大海吧!那咸咸的海味,总是让人不能控制的往那去。

海,或是年轻的起点;岸,或是年岁的沉淀。

当导游让我们在海中不着岸的船只跳下去时, 我是雀跃的,虽然不会游泳。迷幻的海底,那尾尾伸手仿如能触的小丑鱼在身边摇摆着,如见一丝丝紫色又好像金黄色的金子在海底飘着。45分钟仿佛片刻。当好不容易爬上船只,半刻钟又在另外一个海中央跳了下去。同船的大妈夫人对我们气喘喘的样子,笑了。半天的行程匆匆走过7个岛。不足两小时的时间在海里与鱼共舞,心里总觉得不值得。我盘算着下一站的普吉岛只能专一个岛,这样就能有足够的时间将海里虚拟的影像都记得。谁知,天意就是让你想不到。

旅馆的门前有主人自己拍摄甲米附近景色的免费明信片。我好似拿一张日落的照片,写上自己的地址。忘记了那明信片上的文字,但是我却想念那样的安静。

我好像问过主人,你的日常就是这样?

“我除了打理酒店的日常外,摄影我最爱的小镇就是我的爱好。我羡慕貌似28岁的她如此自得。


延伸阅读:《坐火车去合艾



那景色,我都记得。

到步第一天,着旅馆收留了我们

 
忘了岛名的相片。

旅馆的职员说:“后面街的夜市今晚开张,你们可以过去看看。”




Sunday, July 3, 2016

诉,龙坡邦

 
若只能选一间寺庙,那这香通寺。

黄昏落下,高地俯瞰一个小镇会是一种幸福。

搭飞机从老挝首都万荣到这里需要一小时半,价钱介于150美金之间。坐巴士从首都到这小镇应该需要10小时左右的山路。好,我不是选择这两者。怪就怪地图。从河内画一条线过去,目测应该只是5小时吧!然,需要26小时以上。是,我用了26小时从河内抵达琅勃拉邦(龙坡邦/Luang Prabang)。*坐巴士去琅勃拉邦记录

第一天,我生病了。那天的午后,我回到酒店的冷气下,假寐。黄昏之间,我爬上小镇上最高的地方。前方是湄公河亦或是南坎河都不知。后边的导游说这河是亚洲第一。自此我对湄公河有了一定程度的幻想。某次在图书馆看着《湄公河生活》却没有借阅而成了遗憾。

那条河是褐黄色,我搭小帆在上面游过。却因为引擎故障而在上面停了,小小帆随河流的方向飘。当夕阳在对山犹如遮盖半边脸,所有人都鸦雀无声,是一刻自然的安静。多年以后,我在缅甸重遇这个安静自得。

那早上人称商业表演的布施,我相信是真心的。会有虔诚的,我在摸黑的早上随屋主婆婆在街上等着路过的僧侣走过。我不知道那心态应该如何,但是她的表情,我知道这是一种信仰。我记得偷偷跟着僧侣后面,想看他们会如何处置那些布施品。跟着跟着因为目标太多而迷路在一家庙宇里面。

忘了说每家庙宇的设计和风格都大同小异,收费却统一。这里有20件以上的庙宇,若一一拜访,真是一大消费。僧侣将得到的布施品放在佛像前。我这唐突的外国人也在佛像前,看着男女老少将自己的带来的食物和布施品分在各个碗里。然后广播后,大家都跪在佛像前。我在门口。 一男人让我也在里面跪着。我跪了一会儿就离开。我想大家虔诚的在祈祷,我也不便吧!

法国街巷口的那果汁,淡。旅馆前的果汁,不错。夏日果汁让人心情愉快。多个日子我想念着小镇上安逸,却不能回去了。旅行就是这样匆匆过了,才知道最爱这个地方。人也一样,过了才知道最爱。人生就在后悔,遗憾和回忆里过了。

 
据说这是真金。

等着日落吧!


第三天早上,雨天,布施依旧继续。



我只想记得婆婆的脸。和蔼可亲,虔诚时候的脸。





Sunday, June 26, 2016

给伦敦的一封信-续

这是伦敦塔。London Tower。

当世界的焦点落在你那公投,我知道你们所提倡的民主会带你往历史另外一个点走去。几世纪前将国王查理一世送上断头台,开创民主先河,带领世界步伐,世界的历史已开始翻篇。你们的民主是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我想多数是几多?很难面面俱到但是也应该处处顾到吧!有时候我希望沿用你们那套的殖民国家,能好好地,完全的应用这套价值。然,我的国家好似离你们的那套越来越远。

落机那一刻,天气是冷的,五点的天空也亮。关卡人员没有很友善的问我过后的行程。我支支吾吾的回答,想着前晚香港的八号风球。头有点晕。

乘船在泰晤士河畔游已是一星期以后。我在大英博物馆写下了第一张明信片再小休片刻。那个拥有大量世界的文化古物的博物馆让人睡得特别安心。骤然一场警报让所有在馆内的人要离开,我迷迷糊糊的在电话上找了英式下午茶的馆子。40镑,我却步,再告诉自己我下次回来再去好了。因为我相信会在回来。

在邮箱前放进我的明信片。想起早餐巷弄那馆子老板说的:这早餐真的会让你饱足一个早上。当送上来时,我真相告诉他我看起来像亚洲人但是我的胃口不是。

付了几磅我上船。在船尾坐下来。船开始在泰晤士行驶。路过伦敦桥,发现只是一道马路。停在伦敦眼,我抬头仰望,轻声的嗯了一声。不舍得在终点前下站。这城市好似没有好好的看到就要离开了。


一年后,她的身份有点不一样了。会更进步还是退步,无人能知。但是我决定再一次回去。如果总是需要理由,那我想带着三脚架回去将大笨钟给拍的仔细和清晰。所有的细节都不给漏了。


* 给伦敦的一封信

有些景色远看都心领。



那收到明信片的朋友,就是这邮箱。
为这钟添加细节就是我回去的理由。

Sunday, June 12, 2016

梦。下龙湾

这样的夕阳,几次都不腻。


聊天的当儿,我想起好久以前为自己套上背包客的旅途。现在即使想重来也没有什么勇气,但那确实是现在津津乐道的茶余饭后。

下龙湾,那个被称为海上桂林,还是奇迹的河内摇钱树。友人在多次访问后找到了我心中的想要的旅行价钱。第二天我们匆匆跑到那家旅馆定下行程。以为是最便宜?放心,在越南总会有更便宜,只是考验你的功力。

在东南亚,那些自行组团的“旅行团”会很贴心地来到旅馆前接待团友。而先行上车的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就冷眼的看河内的烦嚣。那机车满街的路上和挑着扁担的妇人,纵然在这个如法国气息的地方,我还是很现实的被敲醒。然,深深喜欢这样的杂乱里的条理。后来离开前,我想起从没离开过36步行街。

巴士里,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和隔壁的荷兰女生搭讪,5分钟后谈话就结束。我知道英文真的没有很好,所以一路上就静静地发白日梦。可以如此的安然是一种享受。在下龙湾船上遇上一日游的日本人。他回答说:我不想下去划艇,只想在甲板上晒太阳,东京太忙了。那一天我只是记住他的话,谁知几年后,我好似半明白这样的悠然的难得。

四周环山,甲板上能见无浪的海安静地连到天边。夕阳之时,在海平面画上一条金黄色的线。那烈酒带来一晕红,我们都没醉。只是大家都从三楼高的甲板跳下去,我清醒的看着。我没有勇气借醉往下跳,就如现在我没有勇气对沉闷生活抗议。出走更多时候是我,或者是都市人的逃跑。短暂的逃跑,我们只是离开困境,回来后,困难并不能解开。其实我们只是贪恋那个逃跑前的事不关己。

下龙湾,是安静。日出,在我闹钟响前已上演。我们无缘,继续补眠。


码头,看见了我们将入住的船。


划艇到某处,随手照下着景色。





Sunday, May 8, 2016

末雪

全景能這樣看.

富士山下的河口湖远望富士山,通常照片中会看见山的倒影出现在湖中心,这应该是秋季的景色。春天,湖水荡漾不安静。或许秋天让湖水会有静思一年的安稳吧!而我抵达时正为初春。

在东京冲忙的将大行李挤进新宿站的上锁橱柜,再买到了往河口湖去的巴士票,一小时后出发。天气寒冷,坐在候车亭我们吃着便利店里买到的饭团。那时刻的天气,只要一离开室内,就立刻觉得刺骨的寒冷。4-8度的天气让热带的孩子如何适应,但是我更羡慕那西装笔挺再套上风衣的上班族,他们的服饰真让人觉得好看。

抵达河口湖的下午,是懒洋洋的摊在床上等黄昏。

黄昏的河口湖,依旧寒冷。我们在湖边走,只见远处应见山处却是一片白,白云又似雾。那漫步的黄昏,短暂的黄昏瞬间一逝。温度倒是越来越低,双手即使套上手套还是觉得冷,如渗进皮层的那种刺冷,然后双手摸擦取暖也无补于事。

天气预告会在6时下微雪。我们不相信天气预测就如天气预测好似没有正确的预测东京樱花开花般。

7时,天暗。微灯为我们照亮回旅馆的路。走在田野,以为是路过时打扰了躺在地上的层土以致尘土在路灯下翩翩起舞。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这不是尘土。

“该不会是气象局说的,雪?”

我们停了下来认真的看这漂在空中的尘土。骤然,发现这真是雪,小雪。我高兴的喊了出来。活了那么久,第一次遇见雪地。我以为的春天,竟有雪。雪慢慢地变大块,但是不稠密。我伸出手学着偶像剧的男主角那样接过雪,在触碰到手掌心的温度后,雪即融化。

这应该就是末雪。计划中,看雪会是在年尾的欧洲行,却意外的在山中里遇上。


气温显示此刻为负一度,我却为雪在寒冷天气中静观又狂舞。



爲了一睹櫻花,熱迪到了東京卻讓人失望.



若樹梢能開出櫻花就是美.


富士山.




Monday, May 2, 2016

回去?


有的时候,人静了下来,你会想人生要的其实都很简单吧!大城市有大城市的忙碌和精彩,小镇也有自己的充实。小镇更多是大城市人最后的归宿和寄托。

“你给我玫瑰,我却让它们在角落枯萎。。。”

那个凌晨冒着寒冷的风在蒲甘古迹上边等日出,冻得牙齿在打抖,没想到却是现在生命无力时最大的安慰剂。忙忙碌碌地追赶:地铁、上班时间、项目截止日期、房租到期等。突然安静下来,除了为这些无谓的忙碌添上人生这词外,就别无其他了。

我想念人生第一次坐上马车,其实没想象的浪漫。那时我好奇马的胯下为什么放了一个大的袋子。赶着蒲甘的日出,我想着无聊的问题,后来发现一种味道从袋子那里来,问题被解决了。

薄衣站在三层楼高的古庙,一直颤抖着身体抵寒,一边看着东方。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看见远处灰暗的天空出现一抹微光,有一颗圆形的物体升上。再看清,不止一颗是很多颗热气球往上升。那一刻,瞳孔贪婪地将所有的景色和颜色都照了下来,同时相机快门的声音彼起彼落。观光客如我真只能这样做了。

那天为了满足瞳孔的好奇,第二天我们再到另一古迹去。依旧是马车,依旧是寒冷,依旧等了好久的日出。但是这一次比前一天更满足。我想若人生能这样单纯。。。

“Life was so much easier….”

奈何,人生真如旅行,过了就消失,就想再回去。往前看时,更像倒退走。所以照片的普及成了回去的道具。累的喘气时,看着照片仿佛时间就停留在哪里。

“你的名字我早已想不起来。。。”

虽然相片里的人物和事物我都想不起来了,但是我更记得那个事的过程,微弱地记得。微弱的让它成为我生命的一块,也成为我在大城市最重要的救赎。

我想這張最像我瞳孔看見的...





那感動逗留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