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文字有抚慰的力量

如果永远在路上听故事



读者别人的游记在看看里面记录上的时间,会让人慌神当时候的人生状况。年少也常幻想能流浪世界慢慢在路上找到一种喜爱的浪漫。然后往后的日子在没有钱或有点小钱的情况下,我背上了背包开始探索地球表面的轮廓。有山有河有船有火车有地铁有脚车,人生只要走出第一步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安排。

2008年,在小镇里面好好的成长中,突然一个措手不及,同学结婚了。那时候我也才17岁,生活上好像准备偏离原有的轨道。当穿上拖鞋,搭上飞机时才21岁。年轻要坚持很难,老一点坚持就更难。曾经我想过用双脚走然后用双手写。很久后脚步已经停不下来时,手却不想写。梦想总是想很大,恒温却超级难。

从第一次出门开始,旅行成了一个不能戒掉的瘾,越陷越深,也越来越没有计划。成了随意只为了去旅行的状况。某一次被问:你旅行为了什么意义?想了很久,我曾在出发前包装的意义是如此堂皇富丽,后来发现其实都不需要意义。我不过去了别人活腻的地方找自己的生活愉快,丰富自己还没有进入社会的历练。又或是逃离原本不安的生活去别处短暂好好生活。

从第一次长时间出门在外说起,准备的东西就只是别人的流浪记事还有自己的小浪漫。即便旅途的起点和终点都是因为在地图上看了几眼,再配合机票的促销而定。倒是出发前找了几家杂志社想当专栏的旅游作家,结局当然是一场梦。为了完成这样的一个梦,今年唯有再一次努力让自己写一写,或者那一天能够梦想成真,或者那一天旅游杂志的编辑看见了我的努力。

坚持有点难,还是要坚持。那一次的长时间离家出走,第一站就是澳门。

抵达澳门的那个晚上我不小心赢了几百块让我在香港时候买了一本书。是一种缘分,我认识了一个香港的旅游作者,追着他的游记和书稿,后来也让自己努力成为他。只是他在香港的旅途让我情绪上有了一小点的涟漪。他那么书《足足五万年》陪了我走过45天的日子。

澳门,爱上她的纸醉金迷。有点梦幻,好像所有的事情都不真切,我却又真实的在新华旅馆住了一个晚上。在路边和凉茶摊的妇人聊上,那一刻的直觉是我或许可以在路上收集一些故事为自己的浪漫加分。

在澳门醉生梦死才是旅行的第一站。在炮台山眺望新葡京我竟有一把剑刺在鱼身上。(出发澳门前,看见别人说旧葡京的赌场入口就是一个鱼嘴巴,让你有进没出。)

那时候想过如果永远在路上,该有多好。所以这个形成结束后的两年后我又再一次出发,虽然不像别人用年计算,不过也算是一个经历。如果你想听,我继续说。对了,忘了说,出发时是2013年,世界末日过后。



那个世界文化遗产就是这里开始
特地在路中央拍了这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