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文字有抚慰的力量

小幸运在香港

我真忘了这景色是第几回看。


上飞机前,我想选择靠窗的位置,但是没有选择。旅途一直是我逃避的唯一途径,也是我自我对话的其中一个方式。夏天,每一次出访香港都是夏天。第一次的快乐,第二次的伤感,第三次的无奈和这一次的不安心。我喜欢维多利亚港的灯饰,能够静静地看着对岸楼光是一种安静。

前天的提心吊胆绝对是自我肯定一道挫败,当我流着汗水找未来,竟发现茫茫。毕业前,我觉得人生只是一个年份的数字,却慢慢领悟是一天天的难题。昨天的半罐啤酒下肠,没想到会有晕眩,一种徘徊在清醒又模糊的意识,好像是人生第一次。那模糊的感觉涌上心头后变成工作的压力。当想起工作无奈,眼角貌似承载不了泪水。我很努力的压抑着,但还是让其中的几颗落下。不能驾驭的原来在醉是最清楚,外头的灯光璀璨,我觉得好无力。无力的不是无奈,是一种不能控制的落寞。我想大家都不会有多余的时间去打理吧!

飞机起飞,我向这城市告别。多次回来,多次再带走奇怪的感受。上上次,我认识了《曼谷玛利亚》,有不再归来的决定,那个晚上我觉得这香港孤独。一年后却反悔。这一次的回去是第二次反悔。别问为什么我喜欢这里,我已经回答不出了。我以为在那个叮叮车能找到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相遇, 但是我到站依旧没有看见人。有人总说人就是孤独的,那么这个繁华的都市就是收留我孤独的心情的熔炉。我悄悄将所有的东西都寄放在里头。抱歉不再取回。

荧幕上我选播爱情小品。典型的剧本和铺张,后来我竟感动成泪人。我知道的,所有的压力其实都被释放了。隔壁老先生一直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一直将所有的泪水擦干。我知道我可以继续努力。所有的一切只是过程,我自己告诉自己。不管路途多么的累人就是一个过程。

繁华的角落,我录下交通灯。我想记得这一刻,记得那些涌上心头的心事,当然或许他知道,但是我当作他什么都不知道。


万家灯火如此形容。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